<optgroup id="e6z1x"><em id="e6z1x"><del id="e6z1x"></del></em></optgroup>
<samp id="e6z1x"></samp>
<legend id="e6z1x"><i id="e6z1x"></i></legend>
<acronym id="e6z1x"><blockquote id="e6z1x"></blockquote></acronym>

  • <span id="e6z1x"><output id="e6z1x"></output></span>

  • 垃圾分類的腳步越來越近——我們準備得怎么樣

      根據住建部等九部門通知精神,今年起,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全面啟動生活垃圾分類。2025年前,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要基本建成垃圾分類處理系統。7月底,省城市管理執法監督局向社會公開征求全省垃圾類別名稱意見。垃圾分類在湖北實施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了。我們準備得怎么樣了呢?

      居民認識不足做得少

      6月27日早上7點多,劉愛榮和趙婭平來到武漢某小區,在社區警務室旁擺開了桌子,上面是一卷卷綠色可降解垃圾袋。不久,有小區居民陸續來領垃圾袋了。“這是您的垃圾袋,請在這登記領取。”劉愛榮她們是湖北村口環保科技有限公司的宣傳員,“前期我們在小區設點發放宣傳冊和上門宣傳。”宣傳了大半年時間,她認為大部分小區居民應該是知曉垃圾分類的,前來領袋的居民對垃圾分類也顯得很積極。“我堅持在廚房和客廳分別放置垃圾桶。”67歲的小區居民王國棟說。可降解垃圾袋用起來更環保,他每個月都來領。

      而劉愛榮的同事,62歲的分揀員李素香對此感受不同。此時,她正在小區20棟樓的垃圾桶里逐一翻找。一袋垃圾撈出來打開,隔夜的剩菜剩飯餿臭難聞,里面夾雜著易拉罐、廢紙巾等。“剩菜剩飯是濕垃圾,里面不能混雜其他垃圾。”在她工作時,不時有居民走來,揚手丟下垃圾袋。“大部分袋子里,濕垃圾都沒正確分類。”她從早上7點要工作到下午5點,才能把全小區的濕垃圾收齊。“小區里到處是垃圾分類知識宣傳牌,很多人說起來都知道,但做起來不是那回事。”公司督導員劉順安告訴湖北日報全媒記者,他負責的11個小區內,部分小區租戶很多,他們對垃圾分類積極性更低。公司員工在小區里分揀濕垃圾,難免有異味,還曾引來居民投訴。記者在洪山區、青山區等多個小區觀察發現,能自覺分類投放垃圾的居民不多。在青山某社區,垃圾投放處都有分類指示牌,但一位居民告訴記者,家里垃圾隨手丟進桶很方便,不想用復雜的分類方法。很多小區年輕人白天上班,家中負責丟垃圾的以老人居多,想讓他們學會正確垃圾分類需要時間。

      有人督導的小區尚且如此,大街小巷的垃圾箱情況更不容樂觀。華中科技大學環境學院陳海濱教授認為,居民缺乏分類知識,認識不足,參與不足,這都是推進垃圾分類的難點。

      去年,武漢在811個居民小區開展垃圾分類試點。據統計,到今年4月底,武漢市單位和居民分類覆蓋率分別達33%和21.3%,在住建部今年一季度全國46個城市生活垃圾分類考核排名中位列第9名。“雖然有亮點,但從整體來看,實施區域不廣、群眾參與度仍然不高,確實是我省生活垃圾分類面臨的現實問題。”省住建廳相關負責人表示。宣傳教育引導和相關配套措施仍需加強,才能讓讓更多的人行動起來,養成垃圾分類的良好習慣。

      可操作性是關鍵

      推廣垃圾分類,僅靠宣傳發動和政府推動,作用都有限,政府購買服務來推進垃圾分類應運而生。

      湖北村口環保科技有限公司就是這樣一家公司,這家公司目前在武漢洪山區、青山區、東西湖區等地負責為30多個小區提供垃圾分類服務,政府按照每戶200多元的價格予以補貼。該公司市場部經理陶晶坦承,公司100多人,努力在各個小區宣傳、督導、二次分揀,還采取分類積分兌換獎品的方式來激勵居民。“垃圾分類是麻煩的,而很多居民怕麻煩,雖然現在參與的人數在上升,但想短時間內讓參與人數大幅增加,難度較大。”

      由企業代替居民分類,有時短期效果較好,但很多業內人士認為,隨著分類范圍擴大,企業各項成本勢必上升,政府財力能否長期投入呢?基層對此也有這樣的憂慮。“曾有公司來推銷方案,我們沒有采用。”漢陽區晴川街辦事處副主任趙小軍說。按每戶200多元,覆蓋5000戶居民就得上百萬元,區里和街道負擔不起。所以他們發動小區的物業和保潔人員兼職垃圾分類督導員和分揀員,由財政補貼他們一定的辛勞費,花錢比請公司少。

      實際上,只要有合理的報酬,麻煩的事會有人做。在街頭巷尾、小區內外,總能見到拾荒者到處撿拾金屬、塑料、紙箱等有用的垃圾。大型回收企業如格林美年回收處理廢棄物資源總量400萬噸以上,其中很多是稀有金屬、塑料等高價值垃圾。高價值垃圾回收利用已形成規模產業,居民日常產生的濕垃圾是“低價值”垃圾,目前還沒法將其轉化成為高價值的資源,也就乏人問津。

      “可操作性也是垃圾分類成敗的關鍵。”陳海濱說。選擇合理可行的分類方式,便于公眾投放和臨時儲存,才能獲得較廣泛的認同與配合。以“二分法”為基礎的模式較為可行。“二分法”又分為“干濕二分法”和“可回收否二分法”,在長沙、海口等城市的試驗結果表明,“二分法”分類正確率為80%左右,而“三分法”“四分法”不到60%。先把“二分”做好,以后逐步細化。此外,在投放器具等細節方面,也要考慮讓普通人好操作。

      易腐易臭的濕垃圾是二次污染的主要來源,而廚余垃圾又占濕垃圾的70%。基于有害垃圾單獨投放、存放的干濕分類,可有效控制收運處理環節二次污染,簡化后續處理環節,降低處理成本。去年初,武漢出臺了《武漢市生活垃圾分類實施方案》,就提出建立“干濕分類為基礎,節點細分為補充,回收利用為導向”的分類投放系統,考慮到了垃圾分類要由粗到細、由易到難。

      目前,武漢市實行的是有害垃圾單獨投放為前提,干濕分類且鼓勵回收利用可回收垃圾,在試點小區,濕垃圾要經過居民初步分類、分揀員二次分揀,再到小區清運點、垃圾轉運站,最后到達青山區星火垃圾焚燒發電廠。該廠承擔處理全市垃圾分類產生的濕垃圾,濕垃圾在此堆放、發酵,濾除水分后入爐發電。目前來看,武漢市干濕垃圾分類部分達到了預期效果。

      陳海濱認為,垃圾分類應該社會化、專業化雙軌并進。社會化分類是全社會參與的分類,專業化分類則是少數專業人員用專有技術、專用設備進行的分類。以社會化為主、專業化助力,來加速推進垃圾分類非常必要。當然,其中要安排好低價值垃圾如何有效資源化,處理好精細管理、降本增效、維持長期穩定運行等問題。(彭一葦、吳炳宏

    責任編輯:姚盼

    日夜撸